正经人家

我与两个太太谈了一场关于3对gay的恋爱

读《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几乎是哭着读完的。 这一封很长很长的没有署名的来信,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这个女人的血与泪,已干的墨迹后面是漫长的等待和在绝望和孤苦中执着坚信着的爱情。这个女人的名字,这个女人的容貌,关于这个女人的记忆,这个一切都是如此陌生的女人,仿佛只是一个虚影,就如飘散在空气中,肉眼难以见到的尘埃,但却真真实实地存在。 也许男人永远不会体会到这一种情绪,甚至会觉得这种女人很愚蠢。十三岁到十八岁的单恋,五年,试想这样一个命薄的女人一生中能有几个五年。前四个五年叫青春,后几个就是暮年了。每一处心理的描写,每一次被那个向往的神秘高雅的房间吸引时那一种兴奋却苦涩的心情,每次在街上遇见却避开时内心对自己的不争气的憎恨又屈服于自己的软弱的心甘情愿,冬天,十五岁的冰冷的,没有开的门,冻了一个晚上。因为是他,所以没有怨恨。这就是最包容的甚至是纵容的单恋,没有理由,没有目的,没有动机。 十三岁的她没有被记住,不要紧。 因为是他,所以只能委身于他,即使知道他的挥霍和不愿牺牲,也愿意被他挥霍,如果没有他的挥霍,那么生命就变得一文不值。他不知道,那三个夜晚,恐怕是她用人生中一切的可以交换的东西换来的幸福,甚至于是他对她的留恋和记忆,于是她变成一个依靠寄托在失望上的希望的虚影活下去的女人,仿佛是鸦片的烟,一吐,就糊住了眼前的一大片,什么都看不见,那就是美好的。 十八岁的她被抛弃,不要紧。 她生了一个儿子, 有好几次撑不下去了,她也没有去找他,只是在他生日的时候匿名送上一朵花,花香散在空气中就好像是她的拥抱。 她即使出卖自己也不愿让儿子受委屈,那也只是因为这是他的儿子。 她不愿意成为她的累赘,因为她爱他,爱到可以容忍他泛滥的施舍,因为他是如此温柔,多情,值得她为他倾尽一切。于是她委身于其他男人,但没有答应他们的求婚,因为她知道,这一种婚姻会绊住自己继续追寻他的脚步,她愿意在追寻中默默化成风沙,直到消散,把他包围,藏在他的围巾中,或者是白玫瑰,或者在他窗边一晃而过。这是她的生命意义,还有一点奢望,希望他可以想起来,曾经有这么一个女孩,在你门前等你,收集你的烟头,吻你的门把,有一个女人,爽快地答应你的求欢,在温柔的清晨手捧你送的玫瑰,却没有说出姓名。 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你只要知道有这么一个默默爱你的女子,就够了。 他不知道那是他的儿子,不要紧。 一次酒会的

孤独症患者

我把中了毒的厨房收拾干净,冰箱的冷藏室里几乎没有东西,除了两瓶过期的罐装啤酒。我失望地打开冷冻柜,全都放着鸡蛋…………
我发自内心地同情鸡蛋了,真的,这种对食材的糟蹋是我见过最凶残的,在没有下锅之前,英国的黑暗料理之力就已经先下手为强,让它连下锅的苦行都避免了。
最后我在橱柜里找到了面粉,糖和切得粉碎的黄油。
他正在喝红茶,头发乱糟糟,耳垂上没有耳钉,白衬衫的扣子解开最顶上一颗,外面套一件针织红黑格子毛衣,读着一份报纸。
简直和昨天那个酒吧里的骚包搭不上任何关系。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应付一日三餐的?”
“自己做。”
“就凭冰冻鸡蛋?” 我一下憋不住笑,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我们饮食贫困的富豪大作家。
我绝对没有嘲笑,真的是善意的同情。
哈哈哈哈哈哈!
“不许笑。”他的粗眉毛拧成一团。
脸也涨红了。
“你太瘦了,摸起来都没有手感。万一哪天你吃自己做的菜吃死了怎么办?”我故作严肃地靠在他耳朵旁边,满意地看着他的耳朵变红。
“我觉得并不难吃。”他还想争辩些什么。但我已经把司康饼摆上桌面了。
“为了防止你哪一天因为各种无聊的原因死掉了,哥哥我就大发慈悲地给你做饭吧。但是有条件。”
他用手抓着一块司康饼往嘴里送,手指上全都是油腻腻的砂糖。我抓过这只手,一点一点把上面的砂糖舔干净“一,要按时交稿。二、要接受我的修改意见。三,晚上要陪我。”
他不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手猛地往我嘴里塞,“就你?谁稀罕。”
吃罢早饭,也就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下个星期又是截稿日了。你记得要写稿。”我嘱咐了几句,突然觉得自己像送小孩子上学的老妈子一样。他还是默默地看报,仿佛听不见。
我打电话叫基尔他们把车子还给我。窗外下着粘稠的小雨,马路被刷上了一层暧昧的颜色,初冬的小雨是雪的细碎私语,街边走着的一对对伞下情侣,紧紧挨着,一边跌跌撞撞地躲开水坑。
高大的写字楼俨然没有天晴时的严肃,反而像是披着薄纱的呆呆望着世界的幽灵。
红绿灯尽职尽责地不断变换着,走过一圈圈轮回。
粘稠的雨水落在我的风衣上,有点重。长长的落叶道,碎着枯黄色素。雨细细地在皮鞋上织着,最终成了一个死沉的线团,缄默,木讷,又细碎于地下。
白天的对面就是黑夜,又有多少人享受着美妙的一夜情后,又在对面的白天品味着空虚。
啊?骗你的,哥哥是会记得每一次美妙的一夜情并会在白天回味的人。当然了还有期待下一个夜晚。
♂终于有时间更文了
♂说起来到底怎么附链接啊请告诉我
♂拿的出手的只有作业了。

成为女王的迷妹已经一年了,不得不说,苹果的音乐总是让人越听越上瘾,现在我还是一边听着本能一边码字。
我并不是很懂音乐的人,但我也察觉得到,苹果的音乐确实和当今乐坛的主流音乐有很大区别,总的来说就是不走寻常路,女王做音乐将近二十年,有些人调侃说女王的风格是爱听听不听滚。这句话说得总有点高傲的意思,但是实际上苹果也是衷心希望她的音乐能更加受到欢迎的。
当苹果女王还是平凡的,蘑菇头短发的椎名美裕子的时候她便开始参加选秀节目,但是结果并不是每次都令人欣喜。《石膏》《在这里接吻》等都是在椎名成名之前写的,歌词简单俏皮,有点鬼才少女的无厘头,但是每次椎名林檎唱他们的时候都会特别投入感情,特别是《石膏》,在三十周岁演唱会上竟然唱哭了,我也因为这个入坑了。
《石膏》的歌词很简单,但是配合起副乐,旋律还有女王的“病态美学”的唱功,感染力很强,特别是“更多,更多,更多”和“永远,永远,永远”还有“darling”这三句,传达出一种活在冰冷的地狱之中,只是想得到石膏般固定的永恒的爱情,声嘶力竭的呼喊哀求,却还是无奈,然后用生命去和自己的崩塌的精神陪葬的感觉。mv也很带感,特别是翻着白眼,唱着“i wanna be with you”,脸朝地下重重摔去,就好像是一个被爱情吸干了最后一滴血液的女人,带着绝望冰凉的皮囊,垮下。
椎名林檎的mv被称为神经病路线,是的,女王的脑洞并不是我可以理解的,但是当她一边唱着《浴室》一边剁苹果的时候,大概没有人不被她的表现力折服吧。
女王不说也看得出来,她的成名来得多不容易。从十五岁开始选选秀到二十岁卖出第一张专辑,从被当做乐坛的逆流到拥有座无虚席的演唱会,中间生子结婚离婚,一波三折。她早期的风格比较朋克少女,特别是《罪与罚》,这首歌直到现在听还是觉得有点莫名奇妙,mv也很概念。记得《本能》里的小护士突然唱着唱着发疯似的瞪大了眼睛,当真被吓了一跳。mv都很吸引人的眼球,当然这也是宣传歌的一种方式,但是卖肉有点明显。(虽然女王的身材真的好好*^O^*)
那时的苹果还没有女王的霸气。真正的女王应该是三十岁的转型,她开始走向成熟性感和妩媚,演唱会的眼神里流露出风情和诱惑(说白了就是全程放电)。特别是65届红白的表演和《神樣、仏樣》的mv,不说了,我已经触电了。
《歌舞伎町的女王》充满了俏皮的风格,歌词透露着天真的残忍。在唱完了“当我需要同情的时候,那我就一无所有了吧。”的那一段口哨,一下子让人反应过来说出如此成熟而直白的话的不过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她的歌可以塑造一个活脱脱的人物。那时的嗓音也很清脆。
可能很多人都是通过《赌局》认识女王的,它真的是神曲,也就不多说了。声嘶力竭在这首歌体现得淋漓尽致,也感觉得到这是有多伤嗓子。歌词也很有亮点“要不要我像被饲养的猫一样喵一声看啊?”
而且她的唱腔可以在一句歌词中多次变化,可以是萌萌的娇嗔,也可以是泼辣的逼问,还可以是坏心的戏谑。把女人的多面和细腻的心思充分表现出来。椎名林檎歌唱出了各种各样的女人。
女王的编曲喜欢重复一个调子,这样可以给听众留下很深印象,比如《长短祭》。再加以极长的乐器间奏,给人以思考和品味的时间。
女王简直是业界良心,几乎所有的歌都是她自己作词作曲,英语也是业界良心,而且她的歌听不出时代感。
女王现在转向音乐策划,为别人写歌,有生之年想看她的演唱会。

是我

MONO:

吃粮吃到地老天荒
我爱吃粮www

我的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Cosplay写真馆:

倒吊人:

【預告】#人間失格##古屋兔丸#

 


 

【人 間 失 格】

 


 

我度過了……可恥的生涯。

 


 

*[部分画面可能引起心理不适]*[所有素材均真实拍摄]*

 


 

大庭葉蔵@酱爆毛豆 

 

揚羽@喵嗷斑 

 

佳乃@基小德_Vic

 

摄影@JJJ吉三_是在下输了 

 

感谢@基小德_Vic @胡凯KAI @杠杠扛杠杆 @AAAAAA_噗噗櫻__

 

====================================

 

谨以此片向漫画原作古屋兔丸老师、和文学家太宰治先生致敬。

 

====================================

 

预告版本仅从叙述剧情为出发点,本次拍摄的一些变体和创作会在正片里由毛豆发,尽情期待毛豆的创作正片。

 

之前跟毛豆沟通自己有一个关于排版的想法、就是用倒叙和几个转场镜头,来粗略讲个伪预告片。

 

从开始cos起我就很喜欢用空镜头和局部照片,作为过场。

 

这次在几个地方尝试了伪动态视觉转换转场,和一些新的静物挑战。

 

(也算是一个缓慢前进的过程吧。无论这些看不见的地方的尝试和进步能不能被发现,我觉得作为一个喜爱一件事就会悄悄完善它,就算不被承认也是一种自我满足。

 

无论是什么想法和尝试都不能脱离原作

我想尝试用有限的照片串成一个完整的画面和动作、也许这就是我预告为什么总是那么多张图的原因。一个角度我会拍很久,我在思考如何引导你们的眼睛看到我让你们看到的东西。

而不是像以前用几个支离破碎的图像拼凑堆栈在一起-你自己意会吧脑补吧。并不是看不懂就是好作品、如果观众无法直观地领会意图和剧情、仅仅觉得“有感觉”有什么意思呢。

希望通过剧情引导能够跟读者沟通。

 


 

比如下雨后的周末跑去公园抓蜗牛……拍海蟑螂……拍各种昆虫的尸体……

 

在拍完正片后的几个月里在收集这些素材。(其实我本人是很害怕这些黏糊糊的密集的昆虫的,因此它带给我的心理阴影不比你们少……为了不要我一个人压抑……)

 


 

和远在英国留学的毛豆每次合作都特别极限,身在异地只能通过QQ沟通想法,在放假回来短短一段时间准备、拍摄。为了拍绘画场景毛豆熬夜画了10张人脸油画,后来棚拍之后扔掉了(心疼)。第二次去棚子的时候,竟然发现有一张被老板珍藏挂了起来wwww老板也是高雅之人

 

经过狼狈之后,又一次说好不折腾结果还是拍了三次的人间失格。

 

为了这部神作多折腾几次也是值得的,只不过对于懒癌的我实属难得。

 

我知道对于追求细节和完美的毛豆来说肯定不够,因此一些脑中没有办法补完的场景拍不到非常遗憾……后来她也在工作室影棚自己拍了一些

 

与此同时毛豆也在用拍过的照片做一些化学实验上的尝试,不知会有怎样的化学反应,她那边的照片我也没见过hhh非常期待。

 


啊啊啊引人犯罪

馭:

堆一个子法楼

内容物: 英子法 大量子法

希望有同好....(咿

我觉得警察快要来抓走我了


仏英 孤独症患者 有荤菜,不油腻。

他的舌头是一块涂满了蜂蜜的软糖,我不断地索求着。
头发刺在我的手上,像一只还未驯服的小刺猬。
我们认真地接吻,好像能从这一种认真之中互相倾诉一样。我的手也只是留恋在他的发间,他没有抱我,紧紧抓住床单。
他有点气短,粗鲁地捶我,我只好结束这个吻,顺便在离开时,舔了一圈他因喘气而微张的嘴唇。
他熟练地从床头柜找出tt和rhj。
他骑在我身上。他喜欢居高临下的感觉。
他很瘦,皮肤下包着肋骨,因为腰的动作和喘息,那些肋骨一次一次突起来,我的手指触碰着它们,万一它们把这薄薄的皮肉刺穿会怎样?
“你经常和人约炮吧?”我轻轻掐着他的rt。
“彼此彼此。”他也拧了一把我的脸。
“我实在很难想象长了一张禁欲脸的柯克兰先生会愿意被人……”
他的双手突然掐住我的脖子,这种窒息的快感截断了我的话。就在我快要被他掐死的时候,我们同时gc了.
他无力地倒在我身上:“帮我拿安眠药,在床头。”
“看来你还有力气啊,要不再来一次?”
“少废话,快拿。”
我把药给他,他熟练地抓出几颗往嘴里塞,也不要水送,嚼巧克力豆豆似的把它们嚼碎吞下。
“你胸毛好多。”不一会儿,他就沉沉睡去,也不管事后处理,像醉猫一样打小呼噜。
真是任性。这么恶劣的炮品,到底怎么约到炮的?靠脸也要有一点真诚啊。
我叹了口气,替他盖上被子。

周末的阳光总是如此慵懒而悠闲,她试探性地穿过窗户,向人们抛出一个媚眼。单纯而鲜活,就像一杯温牛奶。
他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像是覆上了一层牛奶,他的颈,肩,臂的曲线如此恰到好处,浅浅的呼吸使这条曲线生动起来。
他睡着的时候很好,就像爱琴海上泛着的小船。
蓝色的爱琴海,蓝色的天空,蓝色的希腊建筑的屋顶,忧郁中更多的是睿智与恬适。走在整齐的花栏构成的小巷,在小巷的
尽头看到了这一片蓝悠悠,你笑了。后来你撑着一条小木船,它粉红色的船底在透明的蓝色中。你觉得累了,就躺在船上,船没人划了,就由水波推着。
“把窗帘拉上。”
“你醒了。”
“把窗帘拉上!”
“为什么?”
“别tm废话,拉上!”
小船翻了。
“你是见光死吗?晚上倒生龙活虎。”
“我讨厌白天。”
“得了,你冰箱有东西吃吗?”
“自己找。”

石膏,歌词简单,编曲超神,越听越虐。

撸肉就是你的cp高潮了,你也要精尽人亡了。
写文就是你自己高潮了,你的cp还在前戏。
让我捂一下肾。

仏英 孤独症患者

“何乐不为。”他稚气的脸因为笑容
染上了一丝邪气,就像一个街头犯罪成功的高中生。
我把酒一饮而尽,他也站起身。我把手搭在他肩上,他迅速地把我的手打开。
“我们去哪里?”
“我家。”
“我看要不还是附近的旅馆吧。”
“你不会是想完事儿就走吧?”他突然停下,绿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我知道他在等一个诚实的回答。
我可以像以前哄女孩子一样,立几个誓。尽管她们的语气咄咄逼人,可她们的眼神里充满了卑微的乞求。
但他现在盯着我,像一个法官。
我有点畏惧他的目光,仿佛我的真话多么不堪都可以铁腕接受。
哄骗变得没有必要了。
“那就去你家吧。”
于是我又来到了“考古遗迹”。
他随手打开了灯。
“你也不收拾一下。”我看向名称为厨房的废墟。“你真的不怕里面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冒出来吗?”
“有几个妖精小姐在那里,她们希望我不要收拾。”
作家都是精神病吗?
“说老实话,虽然我觉得废墟里做爱挺刺激的,但是人实在不必要为了追求情趣而放弃舒适。”
“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没有品味。”他嫌弃地瞟了我一眼,把我带到一个宽阔的房间里。
房间里的灯突然被关了,黑暗中,一双柔软的唇贴上我下巴的胡渣。
我被这个吻吸引着,像是追蝴蝶追得迷路的小孩。

♂如你所见,我更这么少就是为了卡肉
♂从未见过乳此厚颜无耻之人
♂最近住在亲戚家肉实在不方便撸
♂斯米马塞